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股票 > >正文

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四一五 烧钱(今日四更)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 来源:聊城新闻网
 

    我看见葫芦哥拿着打火机要点真钱,一下就懵了:“葫芦哥,你是不是拿错东西了?”

    “我拿错啥了?”葫芦哥听完我的话,看了看几个墓碑前摆的东西,又看着我:“没错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我伸手指着葫芦哥手里的一万块钱:“这是真钞!”

    “啊,哈哈!我知道!”葫芦哥一边说话,伸手拿出几张钱点燃,就放在了他爸的坟前。

    “烧钱是犯法的!”我看着葫芦哥的举动,有点没反应过来,我活了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看见上坟有烧真钱的呢,除去诡异之外,我也感觉到特别心疼。

    “这山上就咱们俩,你不说我不说,谁知道我烧钱了?”葫芦哥挺有理的反驳了我一句,跟着继续道:“人啊,千万不能做钱的奴隶,钱这个东西,印出来就是给人服务的,别管是烧了还是花了,只要这个钱用出去,能让我感觉到心里舒服,那它的价值也就算体现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葫芦哥话音落,又分别在他两个哥哥的坟前开始烧钱,十几秒过后,两三千块钱就化成了一团灰烬,葫芦哥一边烧着钱,继续对我道:“我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亲人没有,自己也不知道能活到什么时候,留着钱干鸡毛啊?还莫不如在活着的时候,用它买个心安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,反正是你自己的钱,你怎么用都有理。”我也懒得在墓地跟葫芦哥掰扯这套逻辑,但看见他烧钱,我心里是真的难受,东哥赚的这些钱,都是我们用血汗换来的,结果到了葫芦哥手里,全jb当冥币给用了。

    葫芦哥挨个坟头烧完了钱以后,打开一瓶白酒,先是往孔葫芦墓前倒了半瓶,随后一口气就把剩下的酒给干了:“爸!我明天可能又得走了,当年我就没听你临走前的嘱咐……自己离开大山出去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选哪家好闯,在外面晃荡了几年,我觉得你当初那句话,说的真挺对的,人的人性,比野兽的兽性更可怕……我回来之后,本想着守住这些大山过一辈子,但我发现我真的是呆不住,现在有机会,我还是想出去看看……等我什么时候看够了,或者走到头了,就下去,咱们一家团圆,也挺好!”

    ‘嘭!’

    葫芦哥再次拧开一瓶白酒之后,又喝了几口:“我记着我们小的时候,你跟我们说,你年轻时候最大的愿望,就是能有一个儿子,结果天可怜见,咱们家有了我们哥仨!”葫芦哥说完顿了一下,看着两个哥哥的墓碑:“结果这俩傻逼全死了……也幸亏你走得早,要不然看见他俩死了,估计也得挺闹心……爹!咱们老孔家虽然有三个儿子,但至今一个后人都没有,我估计到了我这辈,咱们家可能就断后了,你别怪我,我给你磕头了!”

    ‘咚!咚!咚!’

    葫芦哥说完,掷地有声的磕了三个头,随后擦了擦脑门的土,继续道:“我当初离开大山,就是想找个城里的娘们,不为别的,就因为城里的娘们奶.子大、屁股白,最后我他妈还真找到了,哈哈哈!”葫芦哥放肆的大笑了几声,随后就好像想起了什么伤心事一样,笑声戛然而止:“唉……我当初选错了!选错了!要不然,咱们老孔家,可能就有后了,呵呵……当时悦然都他妈怀孕了,我们俩去医院查过,是个男孩……谁知道,他连孕妇都不放过啊,悦然那时候,本来都快生了……我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,就叫小葫芦……唉!”

    我听着葫芦哥的话,感觉有点莫名其妙,但估计他嘴里的这个悦然,应该是他媳妇或者女朋友什么的,被他这么一说,我忽然想起了他背上的纹身,一下感觉挺恐怖的,当时我看见他的纹身,还没看懂是什么,但现在一想,那赫然就是一个胎儿在孕妇肚子里的彩超画面。

    葫芦哥喝了一瓶多白酒,明显是有点喝多了,说话也开始语无伦次:“我那么信他,他杀我媳妇!艹你妈!艹你妈!艹你妈……”葫芦哥的声音越来越小,只是不停地呢喃着一句“艹你妈”,河北治疗癫痫专业性医院在哪里骂几句就喝一口酒,就这么重复这三个字,一直骂了十多分钟,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弄死了他媳妇,不过听他话里的意思,再跟东哥的话结合起来,葫芦哥应该就是在离开大兴安岭之后,去安壤混了几年,我感觉这件事,应该就是出在他混社会的时候。

    ‘当啷!’

    葫芦哥把带来的最后一瓶酒喝完了之后,顺手把手里的酒瓶子一扔,从地上站了起来,看着两个哥哥的墓碑:“你们俩长点心,在下面照顾好爸妈,别跟以前那么傻逼,要是缺啥少啥,就给我托梦,我给你们送来。”

    我听葫芦哥这么一说,就知道他把想说的话说的差不多了,于是在走到他父亲的坟头,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,至于他两个哥哥,就被我省略了。

    上完了坟之后,我跟葫芦哥回到车里,就开始往县城赶了回去,我看了看满嘴酒气的葫芦哥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啊,我能有啥事啊?”葫芦哥看着我,呲牙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感觉,你刚才说话的语气,挺悲凉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操!没事,早都过去了!”葫芦哥无所谓的一摆手:“我很小的时候,我爸妈就死了,过了几年,我二哥就没了,再大一点,我大哥也没了,这么多年一个人过来,我早就习惯了,如果成天沉浸在思念里,我不得愁死啊!”

    “别逞强了,我知道你心里挺孤单的!”我笑着看了葫芦哥一眼,随后解释道:“我父母也在很小的时候离婚了,我连我妈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,后来我爸没了,我爷爷也没了,我是跟我奶奶一起长大的,这种孤苦伶仃,被人瞧不起的生活,我有感触!”

    葫芦哥听完我的话,瞬间就沉默下去了,过了半天,他才微微叹了口气:“没想到,咱们俩竟然还同命相怜了,不过你比我强,你至少还有个心疼你的奶奶呢!”

&nb药物治疗癫痫要注意什么sp;   “是啊,我奶奶对我特别好,正因为有她,所以我才觉得,我的人生还不是太糟!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有心,以后就少在外面瞎混,多回家陪陪你奶奶吧!”葫芦哥伸手,在我的头上拍了一下:“在老人生前多尽孝,免得将来后悔!”

    我咧嘴一笑:“我明白!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这种家庭的话,尽量别这么折腾了,否则真要是进去蹲个三五年,出来的时候,老人万一不在了,你这一辈子都得在悔恨中度过!”葫芦哥笑呵呵的看着我:“等回到安壤,找个合适的机会,我带带你,等你混起来了,就脱离盛东,自己出去单混去吧,现在的盛东,已经不是混社会那么简单了,他们现在已经涉黑了,现在你们的生活看起来风平浪静,那是因为上面所有的波涛汹涌,都有你大哥在顶着,一旦有一天,他顶不住了,那你们这条船,在顷刻之间就会沉默,你奶奶那么大年纪,如果看见你蹲笆篱子去,得啥心情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话,东哥都跟我说过,他也跟我谈过,让我自己出去单飞,被我拒绝了。”我目视前方,缓缓的开着车:“我奶奶是我的亲人,但东哥对我也不差,如果没有他,我再奋斗十年,也不一定能过上现在的生活,所以在我心里,东哥跟我亲哥哥也差不多,如果离开他们,我不知道他们以后会怎么样,自己也会良心不安的,虽然我留在旁边也改变不了什么,但最起码我能看见他们,就知足了,至于我奶奶那边,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,平时多回家陪陪老人,尽量忠孝两全吧。”

    葫芦哥听我说完,琢磨了一下:“你这个小孩挺有意思,仁义!仗义!是个材料!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捧我了,我究竟什么样,我自己最清楚,也知道我不适合混社会,更做不到像个狼崽子一样向上爬,现在这样,我就挺知足。”

    “混社会固然要心狠,但倘若没有一个仁义的性格,也走不远!就像甘楚东一样,他跟我说他现在的情况也不好,但我仍然愿佛山癫痫病医院意帮他,而你们也对他不离不弃,这是为什么?”葫芦哥很透彻的分析了一句:“如果甘楚东是个狼子野心的人,你还会留下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完葫芦哥的话,我想了一下,还挺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社会啊,就是一个五颜六色的大染缸,每个人的境遇不一样,机遇也不一样,可它最诱惑人的地方,就是每个人都会有出头的一天,虽然狼子野心的人起步最快,但仁者无敌才是不变的真理,也只有这样的人,在站住了之后,才会拥有最稳固的根基。”

    跟葫芦哥聊了一会我才发现,他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挺不正经,但脑子其实挺好使的,除了祖传下来的虎逼气息之外,人还不错。

    一路开着车,我跟葫芦哥也就混熟了,聊了一堆话题之外,我终究没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:“葫芦哥,咱们洗澡的时候,我看见你后背上,有个纹身,那个是?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!”葫芦哥面色坦然的笑了一下:“还没等看见这个世界,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出来跑江湖的人,谁身上没几件心酸的故事啊!”葫芦哥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脸上的神情明显的有点难过,我一看他这样,也就不再问了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之后,葫芦哥伸手点上一支烟,岔开了话题:“哎,你刚才说,你们在龙城遇见的锤子男,就是叫什么纪思博那个,找到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【ps:今天四更,下午三点还有一更,其余章节正常时间更新。

    现在是凌晨3:41分,咬牙多码出来了一章,老哥们,我尽力了。】l0ns3v3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